Snap

欧美向 /虫绿 /newtmas /德哈 /不定期产粮 不混圈 /翻译文有 感谢喜欢~

newtmas The Light


        阳光下有些泛红的发丝蹭过Thomas的下巴,那感觉就像身下毛茸茸的草尖儿,隔着衣服,却弄得他心里痒痒的。
  
  他醒来有一会儿了,可身边的男孩仍睡得很熟。他坏笑着,扯断一朵小花,在Newt的鼻尖上慢悠悠地来回晃动。
  
  
  斑驳的光点从草地向溪水延伸,一路留下深深浅浅的脚印。Thomas在岸边坐下来,回头,刚好能看到Newt的侧脸。
  
  可夕阳总是那么短暂。他隐隐觉得,这样的场景也许不会再有了。时间在空气里徘徊,没发出一点儿声响。

  
  “Tommy,你在干什么?”

  
  Thomas向男孩挥挥手里的树枝,远处的那一端上系了一根几乎看不到的细线。
  
  Newt揉了揉眼睛,向他走过来。

  
  “......钓鱼?”

  
  两人都笑出声来。Thomas夸张地做了一个大鱼上钩时拉鱼杆的动作。
  

  “走吧,”他把手中的半截树枝扔向水流中,“要是真有鱼就好了。”
  
  
  
  
  咔哒,咔哒。

   
  今天是开始实验的日子,他们要被带走了。

  
  Thomas不知道这是不是一件好事,但事实是他要一下子失去好几个伙伴了——他不知道实验什么时候会结束,也不知道大家什么时候会再见面。

  
  他抓了抓乱糟糟的头发,继续躺回床上。
  

  还有一个钟头,有人会来带他去见见男孩们。

  
  他做了什么呢?他看到无数双带着愤怒的眼睛瞪着他,好像是他要害苦了男孩们,好像是他背叛了几人的团队。

  
  他有些害怕,他根本不清楚wckd要干什么,他们从来不肯把一切都说出来。
  
  
  他得做些什么。
  
  
  直到,那个男孩从高高的墙壁上摔下来,扯断了他脑子里紧拉的最后一根弦。

  
  
  他必须做些什么。
  
  
  
  
  
  周围传来沉重的金属碰撞声,他带着空荡荡的大脑地从囚笼中醒来。

  
  “第一天,菜鸟。”
  
  
  
  
  
  第一个夜晚,Thomas从梦里惊醒,黑暗里眼泪不断顺着侧脸往下流。他咬着嘴唇,倔强地不发出一点儿声音。
  
  
  他开始幻想着过去的自己有一个完美的家庭,似乎那是能让他忘记一些自己的处境的唯一办法。可在很久之后,他总是怀念林地里的日子,还有那群男孩们。

  
  那时候他们不用关心外面发生着的一切。

  
  在男孩们的介绍中,他记住了许多奇怪的名字。chuck,alby,minho…还有那个口音奇怪的男孩,他用那种腔调和他打招呼。
  

    “Name's newt,Greenie.”

  
  第一次时,他记住了这个人嘲笑他的样子。
  
  
  
 
  
   “Newt?”Thomas蹲在地牢门口,“你在吗?”

  
  他甚至连墓地都找过了,可四处都没有男孩的踪影。他有些担心地望向那些高墙。
  

  太高了。

  
  越是靠近,那种激烈又平静的心情就好像他身上撕开了一个口,当他离得那些高墙远远的,不去望它们时,那个开口才会慢慢愈合。

  
  但他的注意力很快转移了。

  
  
  那一点金色,蓦然出现在迷宫的大门下,几乎埋没在绿油油的草丛里。

  
  Thomas飞快跑过去。

  
  太阳偏向西山,几条光束最后越过高耸的石墙,一个熟悉的身影倾斜着,靠在树下。

  
  他蹲下来,隔着不远的距离,饶有兴趣地看着熟睡的男孩。Thomas很幼稚地拔起一朵小花,在Newt的鼻尖来回扫动。他看着男孩的表情,几乎要笑出声了。

  
  他觉得自己好像这么干过。

  
  Thomas挨着Newt坐下来,随后觉得肩膀一沉,有些沙哑的声音从右边传来,

  
  “……我听见你笑了,真难听。”

  
  “没想到你在这儿偷懒。”

  
  Newt撇过头,没有回答。

  
  过了一会,他又看向Thomas,似笑非笑地说,
  

  “我好像梦到了什么,但我记不清了。”

  
  “……关于什么?”
  

  “我忘了。”他耸耸肩,轻笑了一声。

  
  焦土
  
  Newt微微低头看着把自己抵在墙上的人。

  
  “你……”Thomas维持着这个姿势,没有再靠近。
  

  “Tommy?”

  
  Newt及时扶住了他下滑的身体。
  

  “...To...Thomas!”
  

  “不……你不是……”Newt直视着Thomas微睁的双眼,那里面透明的液体几乎要溢出来。

  
     Newt背起他往楼上走。
  
  是什么......
  
  我该是什么?

  
  他知道。有些东西变了,自从他们离开那个该死又不舍的地方,而且再也回不去了。
  
 
  
  
 
  
  他拉起袖口,Thomas看到一路延伸黑色脉络。

  
  “来不及了,Tommy。”

  
  他的喉咙似乎被扼住般,“不……”

  
  Thomas感到手臂下有一丝微弱的抖动,推开怀里的人,一双漆黑可怕的眼睛大睁着。
  
 
  “Kill...me.Tommy...please...”

  
  
  Thomas用了很大的劲才把Newt按在地上。

  
  “......Newt,你不能放弃,听到了吗?我的血……我的血起作用了,那一定能救你的!你只要坚持住……”
  
  
  Newt呜咽了一声。

  
  他听到重重的肢体落地的声音,然后世界安静了。手枪从颤抖的指间滑落。

  
  Thomas发现自己的脑子里空白一片。
  
 
  这么简单。
  
  
  他仿佛听到Alby和Chuck的声音在上方炸开来,那声音尖厉得像是要将他撕成两半。紧接着,是Minho顶着一张因怒意而扭曲的脸,向他冲来。

  
  但那些他不在乎,他不想。他终于跌跌撞撞地靠近Newt。

  
  多么漫长。他记得Newt在林地时,工作休息的间隙里倚着挂满翠绿的常春藤叶的木架冲他微笑。好像是昨天,他才得到了人生中又一个为数不多的单纯而充满善意的微笑。

  
  那笑容让他不敢面对自己,和一切。

  
  他似乎看到自己的身躯也倒在了那片废墟之上,到处都是凝固的暗红色。

  
  如果早一点……如果他知道自己的逃避会带来什么。
  
  
  为什么,他总是来不及?

  
  Thomas睁开眼。

  
  “Name's Newt,Greenie.”

  
  “欢迎来到林间空地。”

  
  他有些发愣地看着金发的男孩,一滴眼泪迷茫而又无措地滑落。
  


  
  

评论

热度(1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