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nap

欧美向 /虫绿 /newtmas /德哈 /不定期产粮 不混圈 /翻译文有 感谢喜欢~

TIME WILL TELL

Chapter   3

cp:newtmas

        Thomas转动着眼球,目光最终停在了男人脖子上——那道再深一点就能要命的伤痕。他伸手轻轻碰了碰那道伤口,眼神复杂。

  刀伤?

  他微微用力攥紧那把匕首,末了,又丢到了地上。

  “Thomas!”,minho从楼上探出头来,喊道,“我拿到了!”

  地下出口

  “minho,我们不能带一个狂客回去。”红衬衫的男人在出口拦住了他们。

  minho看向身后拖着newt的Thomas,“他会没事。”

  “你知道Vince不会同意。”

  “我不觉得。”Brenda跟在Thomas身后,“你最好让开,我们没心情谈话。”

  “其他人被感染了怎么办?”

  “Brenda已经给他注射了血清,相信我,我们有办法对抗这种病毒。”

  “谁知道呢,好不容易从wicked逃出来,现在还要任人使唤,而且还是在不保证我们安全的条件下带一个狂客回去!那些没有抵抗感染能力的人怎么办?”红衬衫的男人拦在Thomas面前。

  Thomas感觉到一阵气愤,也许很快他就会无法控制局面。

  “病毒依然是致命的,连wicked都没有办法,我们这么做有意义吗?”

  “你知道大部分非免疫者已经死了。”minho上前道。

  “交给我。”Thomas看向周围人,“这不关你们的事……我会负责解释,拜托了……”

  最后,他看向minho。后者冲他一笑,上来帮忙扶着newt,“想什么呢,臭脸鬼。”

  
  嘈杂的声音中,Thomas静静地坐在草地上,月光笼罩了半个天空,白日最后的余辉,不偏不倚照在他的脸上。夜里的海风微凉,天上挂着些零碎的星星。这让他想起林间空地里newt在深夜里同他坐在树上,向他介绍迷宫时,天上干净的月亮和星星也是同样的风景。

  这些零零散散的片段,不断在他脑子里起伏,仿佛便是他的全部回忆。

  Thomas叹了口气,转身看见黑暗中有什么东西闪了一下。是minho。

  他在草地上坐下来,打了个哈欠。

  “这么有兴致啊,”他看着浅色的天空,“以前我也喜欢这么干,我还不是行者的时候,每天就这么打发时间。”

  “不是的时候?”

  “我可没你那么好运,总之那时候是很无聊。”minho并不想聊这个话题,“对我来说当上行者后生活才真正开始。”

  “你想念林地吗?”Thomas静静地看着他道。

  “说实话,不用天天跑迷宫,我都没动力减肥了。但这地方也不错……我更期待以后的。”

   “也许这是一个好的开始……”Thomas想到了什么似的,突然问道,“那份报告写了什么?”

  “……你不会想知道的。”

  “嘿,我只是没想起来……”

  “minho!”远处的Gally叫了一声。

  “噢对……哥们,晚上再说,别忘了来会议室。”minho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,拍拍他的肩,快步跑开了。

  
 

  木屋
  
  望着褐色屋顶上的吊灯,Newt觉得眼睛有些刺痛。

  他再次闭上眼感,感受到自己顺畅的呼吸。仿佛又是平凡的一天,他在林间空地里醒来,去巡视一圈,看看人们进行的各项工作,然后给新播种的玉米苗施肥、浇水。大部分时间他总喜欢蹲在树上,向迷官里眺望。

  可惜身下并不是他柔软的吊床,林地里也没有这么好的房子。他用手撑着床沿坐起来,感到胸口传来一阵顿痛。好一会儿,他掀起干净的上衣,看见那缠满绷带的伤口。

  记忆潮水般涌入他空荡的大脑,迷宫、林地、鬼火兽、闪焰症.....他在脑海里重复着这些熟悉的名词还有人们的名字,一个个亲切的面容跳入他的记忆。

  他低着头,手臂上丝毫没有病毒侵蚀的痕迹。

  那只机械的小虫子就这么落到床边,与他对现了一会,便飞开了。newt微微皱眉,那是他再熟悉不过的监控。

  他打量着四周,发现这是一个几乎密闭的房间。墙壁上挂着几张单色调的不知什么地方的风景照片。紧靠角落的柜子上摆满了玻璃仪器和许多没有标签的液体瓶。他还没来得及仔细察看目光便放到了衣架那件衣服上,白色的WCKD"标志十分醒目。也许还在做梦吧,他想着,有些不稳地走下床。

  当Thomas 气喘呼呼踏入木屋时,Newt正坐在床边,双眼有些发红。

  newt略有惊讶,然后冲Thomas 笑起来。

  Hey.."他开口,却觉得声音十分奇怪。没有足够的反应时间,Thomas已经几步走来,弯下身紧紧抱住了他。他们停留了几秒,又或是几分钟,直到Newt再次笑起来,“Tommy…”

  ——————tbc——————

评论(5)

热度(2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