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nap

浮生戏末

♢现实无关,真人无关
♢RPS;不喜怪我

   
  一,二,三。
  

  对着无数人,三次弯腰,起身。过去的几年间,偶尔有几次,白宇会想象这样的画面,要是真有这么一天,他该是什么反应。

  
  但他只是想想。
  
  
  他拽了拽朱一龙的袖子,大概是示意他把上半身再放得低一些。
  
  
  身旁人微微侧目向他看去,脸上是恰到好处的微笑。白宇仍是看着前方的粉丝,松开了抓着他衣服的手。
  
  
  “来,龙哥,吃冰淇淋。”在剧组里刚认识的第二天,白宇就一副四处招花惹草的样子,特别是对于另一位主演朱一龙,那是“关照有加”。
  
  
  “诶就偶尔……不胖不胖。”
  
  
  “不吃就化了啊!”
  
  
  煦风吹起长长的柳枝,荡在人心上。
  
  
  
  
  
  
  “3,2,1,ACTION!”
  
  
  “……”
  
  朱一龙突然笑了。
  
  
  “sorry,断了……”白宇挠了挠头,把棒棒糖杆往垃圾袋里一扔。
  
  
  他把嘴里剩下的整块糖嚼的咔咔响,然后潇洒地一转身,“再来,等我换个味儿的!”
  
  
  片场一次惬意的盒饭时间后,两人靠着路边的长椅。
  
  
  白宇随口问道,“龙哥,想红吗?”
  
  
  “不想。”朱一龙瞟了他一眼。
  
  
  “诶,你别说,不想才怪啊……”
  
  
  “嘁,你想那我帮你啊……”朱一龙用食指指了指附近最高的道具,“天台。你上去就好。”
  
  
  白宇噗嗤笑了,算是见识到了这人的幽默细胞。
  
  
  “哈哈哈你先去,我看着,掉下来的话我接着你。……可以拿个话筒直播一下自由落体。”
  
  
  
  “……”
  
  
  
  “其实这样挺好的是吧?你看也没多少人来挤路,上下个飞机都……一堆人啥的……唉,清净!”
  
  
  
  “你喜欢就好——”朱一龙拖长了腔调。
  
  
  
  白宇看着他,脸上的神情有些奇怪。
  
  
  
  机场
  
  
  熙攘的人群像是重复的幻灯片在他眼前交织反应,白宇靠着冰凉的椅背,把帽子盖在脸上。
  
  很久后,他看到朱一龙来拉自己,往楼上的天台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 ……天台?
  
  
  到了边缘,朱一龙转身问他,一起吗?
  
  
  
  他好像没法思考,只是摆摆手说不了。一起什么?紧接着转身之间却被人拉住了,力气大到他挣不开。男人抓着他义无反顾地跳了下去,然后两人一直一直往下掉着,没有落地。
  
  
  
  我去,什么情况。
  
  
  
  白宇猛的睁眼。
  
  
  那人就站在那里,没有伤疤,没有污垢,干干净净的,好像不存在一样。
  
  
  他眨眨眼睛,才反应过来。
  
  
  “……这么久,我都快睡到梦游了,等您老的飞机真是比自己坐还累。”
  
  
  白宇看见面前人包裹得严严实实,身边是两个小助理,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。
  
  
  “延误小半个小时而已,这很正常,我不是给你发微信了……”
  
  
  “好好好,龙哥说的对……”他一边说着,一边伸出手去扯那人的口罩。
  
  
  “哎你!”
  
  
  他嗖的往前跑出去几步,举起灰色的面罩炫耀似的摇了摇,“诶呦这大热天的,也没几个粉丝逮你,摘下来透透气呗!”
  
  
  朱一龙身边的助理心里一边喊累一边吐槽,扎心了。
  
  
  
  一次采访后白宇问他,“如果有个男生突然跟你表白。”
  
  
 
  “什么?”朱一龙抬头,两人一对视就笑了出来。
  
  
  “你走开。”他推掉白宇突然搭过来的手臂。
  
  
  “ ‘挺好的。’这是你说的吧?哈哈哈……这问题也是绝了。”
  
  
  “诶龙哥,”白宇突然又凑过来,“要是我跟你表白呢?”

  
  
  似不经意问出口时,他笑的一脸单纯,心里却有些莫名感觉。
  
  
  朱一龙假装严肃地看了他一会儿,笑了。
  
  
  “行了吧你,是天塌了还是你失去梦想了?”
  
  
  惹得靠近的几个小助理一阵笑。
  
  
  其实白宇清楚自己的斤两,也从不敢把位置摆得太高,可眼前这个人总让他觉得不一样。
  
  
  
  对自己不一样。
  
  
  
  第一次和剧组的人游泳,怎么也得搞点事情,白宇想。
  
  
  “让一下,我要开始表演了。”
  
  
  他跑着冲过去,却在最后一滑,几乎是摔进了泳池。
  
  完了,白宇心一凉,没憋住气。
  
  
  后来昏天暗地,他使劲睁开眼,一顿乱扑腾,感觉嘴蹭上了什么,之后呛水呛得没什么劲,但脚没踩稳地就被抓着胳膊提了上来,紧接着一阵狂咳嗽。
  
  
  等好不容易缓过来点,他抬头去看眼前人。
  
  “好玩吗?”朱一龙放开他。
  
  
  “你还……真快……”他大喘了口气,觉得呼吸顺畅了许多,转头正瞥见高雨儿比了个“六六六”的手势。
  
  
  丢人丢大了……
  
  
  他回头,装作没看见眼前人脸色有些发黑。
  
  
  “你刚才要是出事了怎么办?”最恐怖的是空气突然安静。
  
  
  龙哥生气?白宇突然有点幸灾乐祸。
  
  
  他咳了一声,挠挠头,慢慢挪到朱一龙前面比了个口型,有保险。
  
  
  朱一龙干看了他一会儿,还是忍不住笑了。
  
  “你厉害。”
  
  
  
     他记得刚才嘴角似乎擦过男人脸上的某个地方。

  
  他摸了摸嘴唇,轻笑,感觉不错。
  
  

  
  快本录制结束后,两人飞回了酒店。
  

  “你想没想过之后……”
  
  
  “想过,我都想了个遍。”白宇轻轻离开他的嘴唇,“但……我不知道你怎么想。”
  
  
  不知谁叹息般低低地笑了,但很快便被衣料的刮擦声盖过。朱一龙俯下身碰了碰男人那里。
  
  白宇刚依稀分辨出朱一龙的动作,就一把抓过他的手腕,往身前一扯。
  
  
  “别,这……”
  
  他花了点儿时间才把几乎要爆发的情绪压了回去,千言万语在嘴边凝噎。
  
  
  “这样很怪……”
  
  
  白宇似是等不及,一个翻身将两人换了位置,然后凑了上来。
  
  
  就像小狼狗啃骨头一样,他有些舍不得地,一点一点地舔上朱一龙的嘴角。
  
  
  
  
  戏末,天有些微明。
  

   
  “不结婚也没事……”白宇仰头看他,双颊微红。
  

  朱一龙怔了两秒,会意一笑,低头附在他耳边,“我可以陪你一辈子。”
  
  
  
  

  
  “咔。”
  
  
  
  

newtmas The Light


        阳光下有些泛红的发丝蹭过Thomas的下巴,那感觉就像身下毛茸茸的草尖儿,隔着衣服,却弄得他心里痒痒的。
  
  他醒来有一会儿了,可身边的男孩仍睡得很熟。他坏笑着,扯断一朵小花,在Newt的鼻尖上慢悠悠地来回晃动。
  
  
  斑驳的光点从草地向溪水延伸,一路留下深深浅浅的脚印。Thomas在岸边坐下来,回头,刚好能看到Newt的侧脸。
  
  可夕阳总是那么短暂。他隐隐觉得,这样的场景也许不会再有了。时间在空气里徘徊,没发出一点儿声响。

  
  “Tommy,你在干什么?”

  
  Thomas向男孩挥挥手里的树枝,远处的那一端上系了一根几乎看不到的细线。
  
  Newt揉了揉眼睛,向他走过来。

  
  “......钓鱼?”

  
  两人都笑出声来。Thomas夸张地做了一个大鱼上钩时拉鱼杆的动作。
  

  “走吧,”他把手中的半截树枝扔向水流中,“要是真有鱼就好了。”
  
  
  
  
  咔哒,咔哒。

   
  今天是开始实验的日子,他们要被带走了。

  
  Thomas不知道这是不是一件好事,但事实是他要一下子失去好几个伙伴了——他不知道实验什么时候会结束,也不知道大家什么时候会再见面。

  
  他抓了抓乱糟糟的头发,继续躺回床上。
  

  还有一个钟头,有人会来带他去见见男孩们。

  
  他做了什么呢?他看到无数双带着愤怒的眼睛瞪着他,好像是他要害苦了男孩们,好像是他背叛了几人的团队。

  
  他有些害怕,他根本不清楚wckd要干什么,他们从来不肯把一切都说出来。
  
  
  他得做些什么。
  
  
  直到,那个男孩从高高的墙壁上摔下来,扯断了他脑子里紧拉的最后一根弦。

  
  
  他必须做些什么。
  
  
  
  
  
  周围传来沉重的金属碰撞声,他带着空荡荡的大脑地从囚笼中醒来。

  
  “第一天,菜鸟。”
  
  
  
  
  
  第一个夜晚,Thomas从梦里惊醒,黑暗里眼泪不断顺着侧脸往下流。他咬着嘴唇,倔强地不发出一点儿声音。
  
  
  他开始幻想着过去的自己有一个完美的家庭,似乎那是能让他忘记一些自己的处境的唯一办法。可在很久之后,他总是怀念林地里的日子,还有那群男孩们。

  
  那时候他们不用关心外面发生着的一切。

  
  在男孩们的介绍中,他记住了许多奇怪的名字。chuck,alby,minho…还有那个口音奇怪的男孩,他用那种腔调和他打招呼。
  

    “Name's newt,Greenie.”

  
  第一次时,他记住了这个人嘲笑他的样子。
  
  
  
 
  
   “Newt?”Thomas蹲在地牢门口,“你在吗?”

  
  他甚至连墓地都找过了,可四处都没有男孩的踪影。他有些担心地望向那些高墙。
  

  太高了。

  
  越是靠近,那种激烈又平静的心情就好像他身上撕开了一个口,当他离得那些高墙远远的,不去望它们时,那个开口才会慢慢愈合。

  
  但他的注意力很快转移了。

  
  
  那一点金色,蓦然出现在迷宫的大门下,几乎埋没在绿油油的草丛里。

  
  Thomas飞快跑过去。

  
  太阳偏向西山,几条光束最后越过高耸的石墙,一个熟悉的身影倾斜着,靠在树下。

  
  他蹲下来,隔着不远的距离,饶有兴趣地看着熟睡的男孩。Thomas很幼稚地拔起一朵小花,在Newt的鼻尖来回扫动。他看着男孩的表情,几乎要笑出声了。

  
  他觉得自己好像这么干过。

  
  Thomas挨着Newt坐下来,随后觉得肩膀一沉,有些沙哑的声音从右边传来,

  
  “……我听见你笑了,真难听。”

  
  “没想到你在这儿偷懒。”

  
  Newt撇过头,没有回答。

  
  过了一会,他又看向Thomas,似笑非笑地说,
  

  “我好像梦到了什么,但我记不清了。”

  
  “……关于什么?”
  

  “我忘了。”他耸耸肩,轻笑了一声。

  
  焦土
  
  Newt微微低头看着把自己抵在墙上的人。

  
  “你……”Thomas维持着这个姿势,没有再靠近。
  

  “Tommy?”

  
  Newt及时扶住了他下滑的身体。
  

  “...To...Thomas!”
  

  “不……你不是……”Newt直视着Thomas微睁的双眼,那里面透明的液体几乎要溢出来。

  
     Newt背起他往楼上走。
  
  是什么......
  
  我该是什么?

  
  他知道。有些东西变了,自从他们离开那个该死又不舍的地方,而且再也回不去了。
  
 
  
  
 
  
  他拉起袖口,Thomas看到一路延伸黑色脉络。

  
  “来不及了,Tommy。”

  
  他的喉咙似乎被扼住般,“不……”

  
  Thomas感到手臂下有一丝微弱的抖动,推开怀里的人,一双漆黑可怕的眼睛大睁着。
  
 
  “Kill...me.Tommy...please...”

  
  
  Thomas用了很大的劲才把Newt按在地上。

  
  “......Newt,你不能放弃,听到了吗?我的血……我的血起作用了,那一定能救你的!你只要坚持住……”
  
  
  Newt呜咽了一声。

  
  他听到重重的肢体落地的声音,然后世界安静了。手枪从颤抖的指间滑落。

  
  Thomas发现自己的脑子里空白一片。
  
 
  这么简单。
  
  
  他仿佛听到Alby和Chuck的声音在上方炸开来,那声音尖厉得像是要将他撕成两半。紧接着,是Minho顶着一张因怒意而扭曲的脸,向他冲来。

  
  但那些他不在乎,他不想。他终于跌跌撞撞地靠近Newt。

  
  多么漫长。他记得Newt在林地时,工作休息的间隙里倚着挂满翠绿的常春藤叶的木架冲他微笑。好像是昨天,他才得到了人生中又一个为数不多的单纯而充满善意的微笑。

  
  那笑容让他不敢面对自己,和一切。

  
  他似乎看到自己的身躯也倒在了那片废墟之上,到处都是凝固的暗红色。

  
  如果早一点……如果他知道自己的逃避会带来什么。
  
  
  为什么,他总是来不及?

  
  Thomas睁开眼。

  
  “Name's Newt,Greenie.”

  
  “欢迎来到林间空地。”

  
  他有些发愣地看着金发的男孩,一滴眼泪迷茫而又无措地滑落。
  


  
  

TIME WILL TELL

Chapter   3

cp:newtmas

        Thomas转动着眼球,目光最终停在了男人脖子上——那道再深一点就能要命的伤痕。他伸手轻轻碰了碰那道伤口,眼神复杂。

  刀伤?

  他微微用力攥紧那把匕首,末了,又丢到了地上。

  “Thomas!”,minho从楼上探出头来,喊道,“我拿到了!”

  地下出口

  “minho,我们不能带一个狂客回去。”红衬衫的男人在出口拦住了他们。

  minho看向身后拖着newt的Thomas,“他会没事。”

  “你知道Vince不会同意。”

  “我不觉得。”Brenda跟在Thomas身后,“你最好让开,我们没心情谈话。”

  “其他人被感染了怎么办?”

  “Brenda已经给他注射了血清,相信我,我们有办法对抗这种病毒。”

  “谁知道呢,好不容易从wicked逃出来,现在还要任人使唤,而且还是在不保证我们安全的条件下带一个狂客回去!那些没有抵抗感染能力的人怎么办?”红衬衫的男人拦在Thomas面前。

  Thomas感觉到一阵气愤,也许很快他就会无法控制局面。

  “病毒依然是致命的,连wicked都没有办法,我们这么做有意义吗?”

  “你知道大部分非免疫者已经死了。”minho上前道。

  “交给我。”Thomas看向周围人,“这不关你们的事……我会负责解释,拜托了……”

  最后,他看向minho。后者冲他一笑,上来帮忙扶着newt,“想什么呢,臭脸鬼。”

  
  嘈杂的声音中,Thomas静静地坐在草地上,月光笼罩了半个天空,白日最后的余辉,不偏不倚照在他的脸上。夜里的海风微凉,天上挂着些零碎的星星。这让他想起林间空地里newt在深夜里同他坐在树上,向他介绍迷宫时,天上干净的月亮和星星也是同样的风景。

  这些零零散散的片段,不断在他脑子里起伏,仿佛便是他的全部回忆。

  Thomas叹了口气,转身看见黑暗中有什么东西闪了一下。是minho。

  他在草地上坐下来,打了个哈欠。

  “这么有兴致啊,”他看着浅色的天空,“以前我也喜欢这么干,我还不是行者的时候,每天就这么打发时间。”

  “不是的时候?”

  “我可没你那么好运,总之那时候是很无聊。”minho并不想聊这个话题,“对我来说当上行者后生活才真正开始。”

  “你想念林地吗?”Thomas静静地看着他道。

  “说实话,不用天天跑迷宫,我都没动力减肥了。但这地方也不错……我更期待以后的。”

   “也许这是一个好的开始……”Thomas想到了什么似的,突然问道,“那份报告写了什么?”

  “……你不会想知道的。”

  “嘿,我只是没想起来……”

  “minho!”远处的Gally叫了一声。

  “噢对……哥们,晚上再说,别忘了来会议室。”minho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,拍拍他的肩,快步跑开了。

  
 

  木屋
  
  望着褐色屋顶上的吊灯,Newt觉得眼睛有些刺痛。

  他再次闭上眼感,感受到自己顺畅的呼吸。仿佛又是平凡的一天,他在林间空地里醒来,去巡视一圈,看看人们进行的各项工作,然后给新播种的玉米苗施肥、浇水。大部分时间他总喜欢蹲在树上,向迷官里眺望。

  可惜身下并不是他柔软的吊床,林地里也没有这么好的房子。他用手撑着床沿坐起来,感到胸口传来一阵顿痛。好一会儿,他掀起干净的上衣,看见那缠满绷带的伤口。

  记忆潮水般涌入他空荡的大脑,迷宫、林地、鬼火兽、闪焰症.....他在脑海里重复着这些熟悉的名词还有人们的名字,一个个亲切的面容跳入他的记忆。

  他低着头,手臂上丝毫没有病毒侵蚀的痕迹。

  那只机械的小虫子就这么落到床边,与他对现了一会,便飞开了。newt微微皱眉,那是他再熟悉不过的监控。

  他打量着四周,发现这是一个几乎密闭的房间。墙壁上挂着几张单色调的不知什么地方的风景照片。紧靠角落的柜子上摆满了玻璃仪器和许多没有标签的液体瓶。他还没来得及仔细察看目光便放到了衣架那件衣服上,白色的WCKD"标志十分醒目。也许还在做梦吧,他想着,有些不稳地走下床。

  当Thomas 气喘呼呼踏入木屋时,Newt正坐在床边,双眼有些发红。

  newt略有惊讶,然后冲Thomas 笑起来。

  Hey.."他开口,却觉得声音十分奇怪。没有足够的反应时间,Thomas已经几步走来,弯下身紧紧抱住了他。他们停留了几秒,又或是几分钟,直到Newt再次笑起来,“Tommy…”

  ——————tbc——————

TIME WILL TELL

Chapter  2

cp:Newtmas

  “走这边。”

  “这里简直是个垃圾场。”

  紧接着是一阵沉默,七八个人无声在废墟中搜索着。

  开裂的公路两旁,到处是玻璃碎屑和烤焦的建筑铁皮。即使经历了风吹日晒,仍有难闻的铁锈和烧焦的味道冲入鼻腔。

  “minho,你有没有听到什么?”

  被称作minho的男人转身,脸上是疑惑。

  “就像有很多人在……”Thomas顿了一下,“争吵。”

  几人开始变得警惕,四处寻找声音的来源。

  “等等——”Brenda惊呼了一声,“有东西在移动,很快!”

  Thomas凑过去,看到探测器上无数个向他们飞速运动的红点。

  “什么鬼东西……”四周空荡荡一片。

  minho蹲下身,把耳朵贴到地上。

  “在下面!”

  Thomas维持着贴近地面的姿势,“太乱了,我听不清……”

  地下废墟

  “狂客为什么会聚集在这里?”Brenda在Thomas耳边低声说道。

  “谁知道,也许下面有食物?”Thomas给手枪上了膛,“等会我跟minho进去,拿到文件,就立刻回来,你们就在外面守着,可以吗?”

  “没问题,但你确定里面还有完好的东西么?我看不出来……”

  “不会错,我记得这里,wicked中心安全库的保护措施几乎完美。”Thomas自信地向她点点头。

  楼梯拐角处,金发的男人半截身子靠在墙上,两个黑洞直勾勾地望着远处越来越近的身影。

  “其实我一点也不放心外面那些家伙。”minho紧跟着Thomas的脚步。

  “没事,有Brenda。”Thomas打着手电在前面走着,尽量把步子放得很轻。

  “这太奇怪了,为什么我们一下来,变得这么安静?”

  ……

  “minho?”

  得不到回应的Thomas向后看去,发现身后空无一人。

  变故来得太快以至于他在被撞倒时还没有反应过来。吼叫声从四面八方传来。混乱之中,他看见一个狂客发疯地冲来。他还来不及起身,紧接着砰的一声那怪物便倒下了,身后露出minho亲切的脸。

  他被一把拽起来,问道,“你去哪了?”

  “刚才楼梯口缝隙那边有条小路,是被炸开的,我想可能就是那边。”minho跑在他前面,急促道。

  “那我们怎么过去?现在我们跑反了!”

  至少有四五个狂客发现了他们。
  “我知道!那边入口有更多狂客!等等……你知道那扇门的密码对么?”

  Thomas大声应了一声。

  “我掩护你,快去!最快的速度!”

  “不行!你得跟过来。”他击中了一个狂客的头部,紧接着冲向了通道的另一边。

  “从这里,快过来!”

  Thomas顺利地到达金属大门前,往密码锁里输入了他脑子里的七位数。

  红色指示灯闪烁了几下变成了绿色。他激动地转身高呼,“快来!”

  一瞬间破碎的声音从上方传来,像玻璃炸裂般刺耳。

  那条完整的道路从中间断成两半,Thomas紧紧抓着边缘使自己不从三层楼的高度掉下去。

  等他终于甩开腿上的狂客重新回到地面上时,安全库的门已经关闭了将近一半,而minho已经站在了门口。

  “minho!”他爬起来,冲着入口大喊,“快进去!”

  “我会去找你!”

  minho点了点头,在门关上的最后时刻扔给他一把冲锋枪。

  他拾起那把枪的同时冲向那扇门,凭着记忆再次输入了密码,但这次指示灯始终是红色。

  他焦急地又尝试了一遍,“快啊,什么破东西……”

  两旁的楼梯开始松动,摇晃的墙头发出了巨大的噪声。

  耳畔突然传来剧烈的喘息声,他回头时最近处的狂客已经扑向了自己。混乱中他用余光瞥到了一头金发,和他手中刀身的闪光。

  他记得这个人。

  这一眼让他立刻放弃了开枪的念头,被重重的扑到地上,伴随着脆弱的皮肤被刺破,血液顺着狂客的嘴角流下来。

  托马斯好容易捂着肩膀挣扎起身,接连后退。“Newt?”

  Newt嘶吼着再次着冲上来,Thomas僵在那儿,被打翻在地,差点儿气都喘不过来。

  “Thomas!”Brenda开口的瞬间便扣动了扳机。

  “不!”他一把将在自己身上撕咬的狂客按倒,两人顺着斜坡滚了下去。

  他向下望去,看见自己的四肢还在颤抖。差一点就…… 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来不及起身,newt再次冲他挥舞起那把匕首,却被Thomas用力压住。

  “别开枪!”

  看到Thomas的反应后,Brenda立即上前拿出了注射器。

  “按住他!”

  鲜血交缠着恐惧的灵魂,在浑浊不堪的空气中摇摇欲坠。一股巨大的力量将他向后掀倒。

  “Newt?  Newt!”

  Tommy…

  “To…Thomas!”Newt似乎意识到了什么,使劲把Thomas往远处推,“走开!”
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小刀同时掉到地上。

  那股力量突然消失了,他靠在地上,大口剧烈地喘息,想要吸进所有的空气。一束强光迎面而来,他甚至来不及做任何反应,视线与声音便开始变得模糊。

  来人的面孔在逐渐他面前放大,变成几个单调的色块。他用力吞咽着嘴里的血肉。

  天旋地转,世界浪潮般退去。痛苦,惊慌,恐惧,无措伴随着最后的光亮与声音,一同沉没在漫无边际的黑暗之中。

  Thomas看着见Newt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,那鲜艳的颜色一瞬间让人觉得血液将要喷涌而出。但事实上,除了他自己的眼泪,并没有任何的东西流出来。

——————TBC——————

🐾【newt与Thomas Sangster互换梗】

cp:   Dylan&Thomas     Thomas&Newt

设定:迷宫3拍摄时期,场景按照电影顺序拍,时间为刚刚拍摄完newt死亡。

注:为了区分文章中桑总名字用了sangster

Chapter 1  

        newt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不知所措。

  猛的拉起袖子,干净的皮肤露了出来。他抹了一把脸,不少红色的液体被蹭去。没有伤口也没有气味。

  不是血……

  怎么会。他现在完完全全是感染后的模样,身体却没有任何的不适感。

  病毒消失了。

  这不可能。一个念头首先跳出来,自己一定是死了,这是梦。

  死人怎么会做梦……

  环顾四周,他似乎是处在一个临时搭建的简易的休息室,光线很暗,他没有注意到角落里的身影。

  “Thomas,洗好了吗?”

  突兀的声音在耳边炸裂,newt抬头看向声音的来源,是一个长头发的女人,黑眼睛。他回忆着,不记得自己认识她。他下意识去拿身上的武器,却发现什么也没有。

  “噢……最好快些,准备收工了,你还没有卸妆。”她开始收拾桌子上的东西,没有注意到newt的小动作。

  newt愣在原地。

  对方没有敌意地说着另他费解的话。而且她似乎在叫自己Thomas?问题像无数的虫子涌入他的大脑,但他并没有时间搞清楚其中任何一个。

  “Thomas,没想到你比我还慢……”Dylan抱着换下的衣服走进来。

  “给我吧……过会直接去化妆间,有人在等着给你们卸妆呢。”女助理抱着大小包出去了。

  “我刚从那边过来。”Dylan看向newt,耸耸肩,“难得今天拍的这么快。”

  今晚的戏份大部分是是Thomas和newt的镜头,几乎都是一条过。两人感情完全到位以至于拍完最后一条后Dylan的眼泪还在眼眶里打转。

sangster只好拍着他的肩,带着一脸“狂客”妆容开玩笑安慰他,“好了哥们……别再这样秀演技了。我会被你感动得复活的。”

  “hi?怎么了?”Dylan看见他一脸茫然的站着,浑身都是“血迹”。newt突然抱住他。

  这下轮到Dylan一脸无措了,一切发生的太快他甚至来不及躲开。“OMG老兄,你在干什么,我刚刚换的衣服!”

  “Thomas……”他颤抖着靠上Dylan的肩膀上,Dylan对于面前人快速转换的情绪似乎要开始表演感到十分震惊。

  “我没想到还能……”newt声音呜咽着,松开手,他突然剧烈地咳嗽起来,似乎是被血浆呛到了。察觉到不对后,Dylan立刻扶着他坐到地上,递了一瓶水,“先漱干净嘴里的。”他有些好笑地拍着newt的背,“怎么了,要再来一条哭戏?”

  newt盯着地上发红的漱口水,不语。

  “Thomas?”Dylan叫道。

  他猛的抬头,正对上Dylan有些紧张的表情,“哪里不舒服?我去叫人……”

  newt摇摇头,“……你刚才叫我什么?”

  Dylan看了他一会,挑眉道,“Tommy?”

  “这一点都不好笑,Thomas。”newt缓缓站起来,双眼发红地瞪着他,“我为什么还活着?”

  “what?”
  

  “发生什么了……其他人呢?你为什么穿成这样?这是什么地方?”newt按着Dylan的双肩几乎吼道。

  newt松开他,别过头,泪水汹涌。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但是他又见到了Thomas。这一切再告诉着他一个不可置信的事实,他还活着。

  “wicked…一直都是。”Dylan严肃道,“wicked is good!我们要拯救世界。”

  newt安静了,没再发出声音,只是一直看着Dylan,眼泪无声流着。

  “嘿……”Dylan举着投降的姿势从地上起来,“我承认,如果在开玩笑的话那绝对是你赢了,我再也不笑你高冷了okay?”

  难以想象刚才自己在拍完后控制不住眼泪哗哗时是桑斯特在安慰他。那家伙满嘴是道具血还一直在笑。他性格没那么活泼,除了导演要求的必要的感情戏,他可从没见sangster有什么多愁善感的一面。

  “你再这样我真的慌了……”Dylan笑着说道。newt抬头,眉头紧皱,“什么意思?”

  “呃……如果你一定要问的话,我正沉浸在重新见到你的巨大喜悦之中,小心脏简直承受不了。”Dylan说着做了个抹眼泪的动作。

  “minho他们呢?”

  “他们去给你拿治病的药了。”Dylan突然想起自己新换的衣服,低头一看已经是红漆漆一片。

  他抬头看newt,后者好像从开始就在紧张。

  会不会……玩笑开得有点过了?他飞快思考着sangster的表现,怎么说,现在这种感觉真是比任何时候都像那个活生生的“newt”。

 
  “好了别闹了,先把脸洗干净。”Dylan似乎要笑岔气了,几分钟内他多次见识到了sangster深藏不露的“高端”演技,“片场外面还有粉丝等着,你该不是要这么出去跟他们打招呼吧?”

  “别开玩笑了。”

  察觉到面前人笑个没完,newt觉得一阵怒火。他居然觉得好笑?突然出现在一个莫名其妙的地方,根本不明白发生了什么,还有一个跟Thomas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却说着毫无边际的胡话。

  “你到底是谁?”

  他站起来,一把将没有防备的Dylan抵到了墙边,“说啊!”

  似曾相识的画面在他脑子里闪过,Dylan一阵发懵地看着面前人,“Dylan.”他觉得这个回答很傻并且没有新意,“你在搞什么……”

  
  
  没等Dylan说完,女助理推开了门。

  
  “等一下!他还没处理好这些。”Dylan说着揽过newt,指了指他身上脸上大片的红色液体,“你懂的,刚领完饭盒他有点兴奋。而且有点小意外,我可能要再换件里衣……”

  
  “……你们整理好先出来吧,过会有记者去旅馆采访。”

  “噢我的天……好的知道了。”Dylan还记得在南非拍摄时记者们在旅馆跟自己,sangster和ki hong聊到深夜,为了避免继续尴尬的话题三人不停地喝水,没想到那此采访持续了将近一个小时,他几乎是在全程憋尿。
  
  
  “对了,媒体应该已经在旅馆房间外等着了,过会基本上问一些感受之类的问题,具体的等会我把问题拿过来。就是你们都答过挺多次的那些,按之前的说就好。”助理走出休息室,关门前又催促了一次。
  
  他转头,Dylan…他在心里重复这个名字。明明有着相同的面容,声音,却和Thomas是完全不一样的。
  
  
  newt仰面靠在沙发上,他已经不想再思考任何破事了。
  
————tbc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第一次rps有点慌,溜了~

TIME WILL TELL

cp:Newt &Thomas

  
Chapter  1

  
[正如我们一再向我们每一个受试者所教

导的那样,wicked is good.]

  
  
  "别骗我!"男孩猛的将他按在墙上。梦中的画面越发清晰,他看见男孩愤怒的面容下根根跳跃的暗青色血管。

  "拿着它……我叫你拿着它!"

  "...please...Tommy...please..."残缺的话语和锋利的匕首交缠着,正对着男孩起伏的胸口。这一次,Thomas开始大叫,不断挣扎着,可画面中的自己无动于衷。

  黑色的血液爬过无数人的尸体,向四处蔓延。

  他记得newt倒下时,最后的表情。

  他在笑。

  那是几乎用尽全力的一个微笑。
  
  当第二个黎明到来,世界依然宁静。海鸥飞越过大片的沙滩,停在悬崖的尽头,那里有无数巍峨的石山。炊烟从木屋中飘出,散漫地游荡在草地上。这一切几乎就是他想象中天堂的模样。闭上眼,脑海中仍是林地空间的生活。那段挥之不去的光阴里,有少年们在光下耀眼的汗水和笑容,每一个人都那么拼命地活着。

  海水静静地拍打着礁石,细风轻抚着他的脸颊。Thomas像昨天一样坐在岸边。他困惑地揉着头发,不时用力敲打着脑袋。好像有一个声音一直重复着,放下吧放下吧放下吧……

  不知道是第几次,他对着无边的大海哭出声来。

  Thomas紧紧攥着脖子上的吊坠。

  
  他记得自己发疯般从笼子里跑出来时,每个人看向他的表情。他记得自己成为行者时,发自内心的高兴。他记得第一次看到newt时,那双似曾相识的眼睛。

  他也记得自己在wicked所做的。

  在wicked有足够的资金启动最终计划时,他们一直在“学校”学习着生存的必要技能。newt是他的第一个朋友。

  Thomas很快被带走了,他记得一个女人温柔地对他说,孩子,你是最特别的一个,我们最终选择了你。

  选择他来成为“Thomas”。

  Thomas第一次去了档案室,性别,家属,年龄,甚至每个人的性格都被详细记载。但那里没有自己的档案。

  他默默接受了自己的新身份。第一批,第二批……越来越多的孩子被抹去记忆,送入迷宫。他记不清自己日夜盯着屏幕,记录他们生活的一点一滴时是什么样的心情。那时,Teresa在他身边,握着他的手——那种焦虑的神情浮现在女孩的脸上。Tom,我们别无选择......我相信这一切是好的……

  直到有一天,他又见到了newt。
  Thomas清楚地记得那个男孩的眼神,那种凌厉与尖锐,似乎能刺破他的心脏。隔着厚厚的玻璃,他说道,"我很抱歉……"他想继续说下去,可newt闭上了眼。

  newt

  a5号

  非免疫者

  "胶体"

  Thomas简短地输入备份记录。

  
  
  
  
  “嘿,菜鸟!”

  Thomas回头,不出意外看到minho亲切的笑容。他张了张口,觉得嘴唇有些干裂,才意识到已经是中午。

  Minho在他身边坐下来,注意到他手中握着的东西。

  “……其实那名字不错。”

  “什么?”

  “菜鸟。”

  “老兄,你开玩笑的水平还是那么烂。”minho耸耸肩, “要不要来帮忙掰玉米?”

  Thomas看着他,想要说些什么,minho突然按住了他的肩膀。

  “做点别的事情,你不能每天都在想这些破事。newt肯定不希望看到你这样,不是吗?”

  Thomas叹了口气,看向海平面,“我记得我在wicked做的一切。但是……脑子里就像少了些更重要的东西。”

  “……如果一开始我不反抗wicked呢?我可以救所有人。”

  空气静默了片刻,海风微弱的气息沿岸飘来。

  “就算你是解药也救不了所有人。”

 
  “我记得newt当时……minho,他自杀的时候,我就在旁边看着。你能明白吗?那时候我觉得一切都错了。”
  
 
 “听着,那些是你的想法,而且那些不是你的错。我只知道没有你我们走不到这一步,我们甚至都不会闯出迷宫。” minho使劲拍了他一把,“至少有这么多人活下来了。”

 
  
 

——————TBC———— ——